@纵向体量

林萌:

翻出了以前的本子,突然似乎有太多的感慨...
...那时候刚参加工作,一无所有,日子过得挺清苦,没有太多杂念,总在不时的涂画,画得不好,那时似乎一切都挺简单,手法虽然笨拙,却融入了内心那份执着...
转眼一晃,又过了好几年,这些年总在不停的为体面的活着而奔波,翻起往事,历历在目。画画的时间少了很多,唯一的庆幸,闲暇之余还是会继续画着,但愿最初那点念想能得以保持,直到终老,然后和家人一起回忆我们曾经逝去的青春,虽说青春是拿来回忆的,只求为回忆多些片段,多些感概,也不枉此生。